1
2
3
4
5

中东欧经济研究所

2017-07-15

波黑部长会议主席丹尼斯·兹维兹迪奇 (Denis Zvizdic) 会见了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董事长顾一峰 (CRRC Urban Traffic Kft) 和 ASAPrevent 集团的股东尼亚兹·哈斯特 (Nijaz Hastor)。他们讨论了对波黑的投资事宜,特别是对交通领域的投资。

兹维兹迪奇主席表示,波黑与中国的合作非常顺利,没有任何障碍,他对此表示满意。他说,波黑与中国已经开展了合作,双方都愿意在很多领域加强合作,特别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

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董事长顾一峰表示,波黑是该公司下一步投资的目的地之一,并且很高兴与波黑最大的公司之一Asa Prevent Group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他说,中国与波黑加强合作有利于促进整个巴尔干半岛地区的发展。

ASAPrevent集团的股东尼亚兹·哈斯特表示,与中国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合作将有助于波黑的基础设施建设,吸引更多投资者。

兹维兹迪奇主席表示,波黑经济发展需要新的投资,欢迎中车城市交通有限公司在波黑投资,并与波黑最成功的企业合作。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7-15

在7月7日和8日的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之后,德国政界人士处理了关于汉堡中部地区的反全球化分子暴乱事件的问责问题。但是,在一个具有强大无政府主义传统的城市中心举办大型全球活动必然伴随着相应的抗议事件。而德国政府担忧的更深层次原因则不同:特朗普和他对俄罗斯与波兰的态度。

对柏林的一些人来说,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晤是“雅尔塔2.0”,这个21世纪首脑会议相当于1945年那场美国和俄罗斯分裂欧洲的峰会。默克尔将特朗普在俄罗斯总统面前“拍背和拉脸”的样子视作削弱她在俄罗斯对乌克兰问题上的影响力。德意志外交部的内部备忘录总结了“二十国峰会”:“峰会的进展对俄罗斯很有利……只要美国打破秩序,俄罗斯就可以在主流中畅游。”

所有这些都加剧了默克尔的担忧,使她感到,一直很好地服务于德国的多边秩序如今受到了威胁。“其他人受到了孤立,这显然是普京乐于看到的。”备忘录中写道。令人不安的还有,保守的俄罗斯思想家研究家安德烈·科特诺夫 (Andrey Kortunov) 和洛约亚诺夫 (Foyodor Lukyanov) 认为这次峰会是全球关系的“重新平衡”:从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旧战争,到全球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之间的新战斗。

尽管如此,柏林方面还是在特朗普和普京和解上下了很大筹码。更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在二十国峰会前访问了华沙,总统的讲话与普京和波兰民粹主义者法律与公正党政府的意识形态相呼应。外交部备忘录将此描述为美国外交政策中“惊人的构造转变”。

最引人注目的是特朗普会场:“三海倡议”峰会。这个新的计划是由波兰和克罗地亚发起的,该计划回顾了1918-1939年期间第二共和国之父约瑟夫·毕苏斯基 (Jozef Pilsudski) 提出的“海间联邦 (Intermarium) ”概念。毕苏斯基梦想着波罗的海、黑海和亚得里亚海沿岸国家成立盟国,共同反对俄罗斯或德国的统治。华沙提出复兴,改善该地区的南北运输和能源联系,发展东西部地区。但柏林方面怀疑其背后另有敌意。

来看一下背景。德国已经担忧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16 +1合作”,中国即将开展的一系列投资项目,将对该地区构成影响。对波兰政府对独立报纸、法官和非政府组织的打压,德国政府正在施加压力。同时,德国回避波兰的批评,后者认为德国提出的从俄罗斯到德国的“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将使欧洲更加依赖俄罗斯。

所以,特朗普恐怕令德国官员再恼怒不过了。他赞同“三海倡议”。在与波兰和克罗地亚总统的会晤中,他保证提供美国液化天然气 (LNG),并为两国连接液化天然气管道提供一条走廊。波兰于2015年在斯维诺乌伊希切 (Swinoujscie) 的波罗的海海岸(建设)了第一个码头,第一批美国液化天然气在上个月抵达。在华沙,特朗普鼓励在亚得里亚海的Krk快速完成克罗地亚的LNG码头。

尽管如此,在柏林的官员看来,这样做是为了分裂欧洲,削弱德国对邻国的影响力。他们正在思考如何回应。可能是建一个新的欧洲基础设施基金,以测试波兰及其盟国到底是只想要更多的外国投资,还是通过三海倡议希望改变目前的地缘政治平衡。

在过去的几年中,德国提出了一个始于布鲁塞尔的团结欧盟的愿景,主要由德国带领,由美国提供保障。现在,德国担心华盛顿、莫斯科和北京的强者将分裂欧洲,主导这四分五裂之地。德国自信地领导了这次二十国峰会,却感到日益不安。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7-11

今年8月,斯洛文尼亚将在东北地区的Gornja Radgona小镇举办阿格拉农业博览会,将有来自30个国家的1700多家企业参展。

该展会将与中国合作,将举办一场中国与东欧国家的“16+1”会议。

主办方表示,这次举办的第55届国际农业博览会还将展示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产品,将围绕可持续旅游、地方特色食品、可持续农业和森林管理主题开展活动。

这次举办的“16+1”论坛将是今年斯洛文尼亚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它是协调与合作的会议,以促进可持续与多用途森林管理,保护湿地和野生动物,发展绿色经济和生态文化,实施“2030年议程”,促进可持续发展。

斯洛维尼亚是“16+1合作”框架中负责农业和森林管理协调工作的国家。

主办方表示,通过展示中国的农业和食品公司,该展会将为参展人员提供良好的商业交流环境。

今年的阿格拉农业博览会不仅将举办150次商业和专业活动、产品质量评估以及与粮食和农业相关的活动,还将举办一些平行活动。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7-11

本周,西巴尔干地区的六个国家以及欧盟一些国家将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召开峰会,不过,这次峰会将在相对安静的气氛中进行。

他们可能会建立西巴尔干地区自由贸易区,降低贸易壁垒,促进相互投资。根据欧盟的估计,建立自由贸易区后,将“最多可创造8万个新的就业岗位”。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西巴尔干国家都赞成建立该自由贸易区。比如,阿尔巴尼亚担心本国的产业受到自由贸易区的威胁,其他一些国家认为,建立自由贸易区只是为了推迟他们加入欧盟的时间,而他们更希望直接加入欧盟,以获得更多益处。

与半年前相比,西巴尔干地区形势看起来有所缓和。自2011年起,欧盟一直主动调解塞尔维亚和科索沃的关系;马其顿经过2年的政治危机后,目前新政府已经拥有足够的社会支持,将推动解决与希腊的国名争议问题,这将有利于促进该国加入北约和欧盟进程。

今年6月,阿尔巴尼亚举行了大选,由埃迪·拉马 (Edi Rama) 领导的政府将着力落实欧盟提出的改革建议。另外,黑山已经加入北约,弱化了俄罗斯对该国在军事领域的影响力,也可能会加快该国加入欧盟的进程。

即将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举办的此次峰会,是欧盟自创立“柏林进程”的第四次峰会。该进程是欧盟宣布暂停入盟谈判后,由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起的进程。其涉及的欧盟成员国包括:奥地利、法国、德国、意大利、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

“柏林进程”的目的在于深化西巴尔干地区六个国家的区域间合作,不急于推进他们加入欧盟进程。根据规划,明年的峰会将在伦敦举办,恰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第一次峰会于2014年举办,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

在这次会议举办前一天,波斯尼亚的外交官和受害者家属聚集在斯雷布雷尼察,悼念种族灭绝事件22周年。当年的种族灭绝事件提醒人们,如果该地区缺少了国际领导,就会出现问题。

 经济合作

今年3月,“柏林进程”所涉及的国家在萨拉热窝举行区域领导人会议,他们同意,的里雅斯特首脑会议将为建立巴尔干地区共同贸易区奠定基础——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也在为此努力,并将改善区域基础设施、促进年轻人之间的接触。

之后,事态的发展一直很快。本周二,欧盟负责睦邻政策和扩大工作的专员约翰内斯·哈恩 (Johannes Hahn) 在的里雅斯特与记者共进晚餐时表示:“‘柏林进程’(在西巴尔干地区)推进很快,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主要目标是建立一个“区域经济贸易区 (regional economic trading area) ”,涵盖生活在西巴尔干六国的2000万人口。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们必须协调法律制度,减少贸易壁垒,以此促进投资。

哈恩说,建立这样一个贸易区后,“创造8万个就业机会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它将加强和促进欧洲(盟)一体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在2018-2022年期间,如果该地区采取区域一体化的措施,那么

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在4%以上,这就意味着该地区的名义GDP增长总量能达到150-170亿欧元,甚至在2022年之后还将进一步增长。”塞尔维亚工商总会会长马克·恰德日 (MarkoČadež) 表示。

平均来看,这六个国家同欧盟的贸易往来占他们全部对外贸易的76%,自2007年以来,这些国家一直是中欧自由贸易区 (CEFTA) 的成员,但是贸易壁垒仍然存在。

虽然有的国家欢迎消除或减少贸易壁垒,特别是塞尔维亚,但是,阿尔巴尼亚则持怀疑态度。熟悉这个计划的人说,它只是欧盟的替代物,而不是引导这些国家加入欧盟的机制。

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分析员杜桑·雷里奇 (DušanReljić) 表示:“这是不会奏效的,因为西巴尔干地区的一些国家已经出于政治原因拒绝它了,而且这些国家为了争取欧盟的投资,互相之间的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已经有了CEFTA,区内各国经济高度开放。(西巴尔干地区)所谓的关税同盟不会改变商品交易的方式。”

科索沃特别害怕加入一个由塞尔维亚主导的贸易集团。十年前,科索沃就宣布独立了,但是塞尔维亚仍然不承认它。科索沃政府抱怨,科索沃的商人比西巴尔干地区其他五国的商人面临更多的障碍,因为他们不能像其他五国的商人一样免签证进入申根区国家。

3月17日,科索沃总理伊萨·穆斯塔法 (Isa Mustafa) 在脸书的官方网页上写道:“科索沃对这个提议毫无兴趣,不论是谁作出的这个提议。我们过去的经历与其他国家不同,不想接受一个新的包装、旧的过去。要我们接受一个类似于前南斯拉夫联盟的共同市场,只是减少了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再加上一个阿尔巴尼亚——我们说:不!”

另有人说,新的经济区不会解决这个地区的根本问题,包括腐败、法治不足、基础设施落后。

科索沃独立分析师贝萨·沙希尼 (Besa Shahini) 说:“对我们而言,难点不是贸易本身,而是我们之间没有可以开展贸易的产品。”

新的经济区也无法解决西巴尔干各国之间存在的政治矛盾,甚至是波黑的国内政治矛盾。波黑国内较小的实体斯普斯卡共和国就拒绝签署跨境运输协定,该协定旨在恢复前南斯拉夫联盟崩溃后恶化的道路和铁路设施。因此,本周三在的里雅斯特举行的峰会上,除波黑以外的其他五个国家将签署该协议。

欧盟代表哈恩说,“我并不天真。这还需要一些时间。这些国家之间、甚至在某些国家之内,仍然存在紧张局势。”

分析员杜桑·雷里奇 (DušanReljić) 说,布鲁塞尔可以用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发出明确的信号,说明它重视西巴尔干地区,并认为这些国家理应加入欧盟。

“假如的里雅斯特峰会能同意将欧盟电信漫游拓展到西巴尔干地区,那么就可以表明西巴尔干地区被认为是欧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没有来自的里雅斯特峰会的明确结果,无法表明布鲁塞尔对西巴尔干地区未来的态度,那么就可能为欧盟在该地区的竞争对手——特别是俄罗斯和土耳其——留出更多的空间,施展他们的影响力。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6-26

今年头5个月,罗马尼亚人购买了717辆生态轿车(包括电动车和混合动力车),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185%。相比之下,2016年1月至5月期间,生态汽车销量为251辆。

今年1-5月,罗马尼亚“绿色汽车”销量占汽车总销量的比例为1.6%。

电动车销量同比增长了一倍多(114.3%),而混合动力车销售量同比增长194.6%。今年5月份,罗马尼亚出售了169辆生态轿车,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20%。

今年头5个月最受欢迎的电动汽车是:奔驰,19辆,其次是宝马,16辆,奥迪,8辆。在此期间,畅销的混合动力汽车是丰田(597辆)和雷克萨斯(52辆)。

去年,电动和混合动力车销量达到1,183辆,比2015年上升了138%。国家正在通过Rabla Plus计划向购买电动或混合动力汽车的车主?提供更高的生态奖金来鼓励生态汽车销售。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6-25

保加利亚政府向国家铁路公司提供了1.12亿欧元的援助,不过这笔钱有着特别的用途。其中,7500万欧元用于偿还一笔协议贷款;2000万欧元属于该公司对于国家财政的欠债,因为国家财政出资2000万欧元替该公司偿还了亏欠世界银行的贷款;另外1500万欧元是国家财政替该公司偿还一家银行的贷款。

保加利亚国家铁路公司负责人、执行董事Vladimir Vladimirov接受了保加利亚国家广播电台采访,表示欧盟委员会已经批准了保加利亚政府对国家铁路公司的改革方案,允许保加利亚政府向该公司支付这些援助,这也意味着保加利亚政府可以拯救这家公司,让公司获得进一步发展的基础。该公司可以获得无息贷款,偿还贷款的资金可来自政府出售索菲亚机场特许经营权的费用。该负责人表示,这就是保加利亚政府对该公司的改革计划,预计在未来12-18个月内实施。他认为,2010年,该公司处在破产的边缘,当时的负债总额为4.25亿欧元,目前已下降到2.06亿欧元。在过去的7年里,该公司在偿还贷款和支付罚息方面已经支出了3亿欧元。假如该公司不需要偿还这些贷款和罚息,将能购买更多的火车车厢,以缓解目前铁路运力不足的问题。下一步,从2017年9月开始,该公司将考虑乘客的需求,采购新的现代化车厢。一般而言,新车厢需要24个月才能交货,在此之前,该公司将租赁一些车厢。

该负责人认为,虽然目前政府无法在铁路行业进行大规模投资,但可以进行一些小规模投资,拉长投资期限,逐步增加现代化车厢数量,缓解运力不足问题。因此,公司需要长远规划,包括未来10至15年的发展计划。公司还应寻找新的金融资源,提高公司某些职位的薪金水平。目前,火车燃料被盗问题已得到有效控制,不过,需要对全国的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6-20

德国汽车制造商大陆集团 (Continental) 在罗马尼亚的蒂米什瓦拉工厂开发了电动汽车无线充电技术。

充电电力从位于地面的负载输电工具无线传输到汽车底盘的接收板上。该公司称,司机必须通过大陆集团开发的创新型微型导航解决方案,在负载载体上停车,然后进行充电。

与电缆充电技术相比,创新的无线充电技术在车库或停车位方面占据相对较小的空间。

在罗马尼亚,大陆集团在蒂米什瓦拉、锡比乌、凯里、纳达卜、布拉索夫和雅西拥有七个生产单位和四个研发中心。大陆集团也是Slatina合资公司的合伙人,并在布加勒斯特设有轮胎分销中心。

德国大陆集团 (Continental) 始建于1871年,总部位于德国汉诺威市,是世界第三大轮胎制造企业、欧洲最大的汽车配件供应商。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

2017-06-15

曾经在2014年10月,立陶宛总统达利娅·格里包斯凯特 (DaliaGrybauskaitė) 在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终端项目的启用仪式上说:“从现在开始,没有人能够强迫我们接受天然气的价格——或购买我们的政治意愿。”波罗的海国家在历史上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这使得莫斯科能报出高昂的价格,使波罗的海天然气网络容易受到俄罗斯的影响。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已经开始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这次启用液化天然气终端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措施之一。他们还试图整合他们三国的天然气网络,并与欧洲联通。自从格里包斯凯特总统发表上述言论以来,波罗的海各国已经更加接近拥有一个安全的天然气市场,虽然还有很多事项需要解决。

 在此之前,波罗的海国家一直非常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给,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脱离苏联以后,他们三国完全继承了苏联时期的天然气基础设施,与欧洲的天然气网络无法联通,因此只能从俄罗斯获得天然气。这使得俄罗斯很容易切断他们的天然气供应。第二,由于天然气基础设施的限制,波罗的海三国几乎完全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所支付的价格几乎是欧洲最高的。第三,俄罗斯的国有能源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Gazprom) 曾经持有波罗的海三国天然气企业相当大比例的股份:它曾经持有爱沙尼亚天然气公司 (Eesti Gaas) 37%的股份(俄罗斯另一家天然气企业Itera拥有该公司10%的股份);曾经持有拉脱维亚天然气公司34%的股份(Itera公司还拥有16%的股份);曾经在2014年拥有立陶宛天然气公司37%的股份,是历史最高值。这样高的持股比例使得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于波罗的海三国三家天然气公司的政策与战略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不过,2014年以后,由于欧洲的监管政策改变,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开始出售它曾经持有的股份。

波罗的海三国正在逐个处理这些问题。立陶宛比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消费更多的天然气,因此率先减少对俄罗斯的依赖。它从挪威航运公司HöeghLNG公司租赁了一艘浮式天然气储存和再气化船,耗资4.3亿欧元,建成了将该船连接到码头、输送天然气至国内天然气网络的陆上基础设施,耗资1.31亿欧元。这艘船驻扎在克莱佩达港,使得立陶宛得以进口液化天然气。这样,液化天然气可通过船舶运输,不需要建立陆上管道。由于欧盟希望建设的是一个服务该地区的区域性天然气终端,而不是服务于单个国家的终端,因此没有为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即便如此,克莱佩达的液化天然气终端仍然于2014年12月开始投入运营。

同年,立陶宛国有的天然气进口公司(Litgas, 译注:是该国进口天然气的公司)与挪威天然气供应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了一份合同,在2015年至2020年之间每年进口5.4亿立方米天然气。而后,两家公司将合同期限延长了五年,虽然年平均进口量减少到3.5亿立方米。另有两家立陶宛公司,天然气供应商Lietuvos Duju Tiekimas和肥料制造商Achema于2016年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签订短期合同,将2016年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终端的再气化天然气总量突破10亿立方米,这意味着2016年立陶宛从挪威的天然气进口量首次超过从俄罗斯的进口量。

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终端的年度装机容量是40亿立方米,终端可以满足波罗的海地区的很大一部分天然气需求。但是,2016年,终端容量的使用率只有29%。有些人质疑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终端的经济可行性,因为波罗的海天然气的需求正在下降。2012年波罗的海三国的天然气需求总量为51.1亿立方米,但2015年的消费量仅为40亿立方米,原因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天然气提价,促使波罗的海国家提高了生物质燃料在电力生产中的比重。2017年,终端的使用率比2016年已经下降。

此外,立陶宛的租赁期将于2024年届满,所以立陶宛必须决定是否购买船只或续租,假如欧盟能够在资金上支持,那么立陶宛政府将会更容易作出决定。管理天然气终端的公司AB Klaipedos nafta希望利用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终端作为建立北欧小型液化天然气网络的出发点,向需要的地方运送少量液化天然气,以期使运营更具经济可持续性。然而,为了取得成功,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必须上升,周边国家必须投资本国的基础设施。尽管面临这些挑战,终端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在波罗的海天然气市场构成了竞争,也使得立陶宛能够向其他波罗的海国家出口天然气。已经进口的一些天然气已经卖给了爱沙尼亚甚至波兰和乌克兰。最重要的是,在俄罗斯停止供气的情况下,立陶宛仍然可以进口天然气。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正努力改善与欧洲的联系。在波罗的海能源市场互连计划 (BEMIP) 的倡导下,欧盟倡议旨在促进波罗的海能源市场融入欧洲,欧盟为两个项目提供了大量资金,分别是爱沙尼亚和芬兰之间的波罗的海互连管道项目和波兰立陶宛天然气互连项目 (GIPL)。

波罗的海互连管道项目示意图

640.jpg

波兰立陶宛天然气互连项目(GIPL)示意图

640 (1).jpg

欧盟还为改善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之间的管道提供了187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波罗的海互连管道项目的建设费用为2.5亿欧元,其中欧盟已经批准提供1.87亿欧元,该项目目前仍处于规划阶段,预计在2020年完成。最重要的是,波罗的海连接项目将允许天然气向两个方向运输,取决于具体需求。波兰立陶宛天然气互连项目 (GIPL) 预计将花费4.44亿欧元,其中高达2.66亿欧元将由欧盟承担。这条管道今年将开始建设,预计2021年后完成。

波兰立陶宛天然气互连项目 (GIPL) 的规模比前一个项目大。波罗的海互连管道项目的总长度是146公里,而波兰立陶宛天然气互连项目 (GIPL) 的长度在487公里至534公里之间。GIPL最近在管道路径规划方面遇到了问题,表明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一旦管道完工,波罗的海国家将不再属于“能源孤岛”,将被纳入欧洲的天然气网络。

欧盟也将间接地把俄罗斯从波罗的海天然气市场挤出去。作为2009年通过的《第三次能源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欧盟要求成员国必须对其天然气市场进行分拆,将能源生产与输送业务分拆为两个公司经营。目标是防止一家公司通过不公平地占有基础设施,打压竞争。立陶宛和爱沙尼亚从2012年开始分拆,并于2014年完成了分拆。虽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立陶宛抵制分拆,但最终在立陶宛政府的竞争管理机构仲裁之后默许了分拆,需缴纳大额罚款。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随后于2014年出售了立陶宛国家天然气公司的股份,并于2016年出售了爱沙尼亚天然气公司的股份。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表示遵守《第三次能源一揽子计划》的法律要求,尽管增加竞争和失去控制权意味着它的收益会下降。虽然拉脱维亚天然气公司受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影响,抵制分拆的时间比邻国更长,但在2017年4月,拉脱维亚天然气市场仍然实现了开放,拉脱维亚天然气公司预计到年底将被分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仍然持有该公司的大量股份,不过在2016年8月,该公司已经表示考虑出售其股份。因此,欧盟通过这些政策减少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对波罗的海天然气政策和开发的影响力。

进口液化天然气、增加与欧洲其他国家的联系、降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企业影响力,这些做法需要共同奏效,才能减少波罗的海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例如,只有对天然气生产企业和输送企业进行分拆,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终端才能避免受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影响;只有在波罗的海互连管道项目和波兰立陶宛天然气互连项目成功完成后,波罗的海各国进口国外天然气才能实现经济上的可行性。单独的措施可能还不够,但合在一起,就能实现波罗的海国家的天然气供给安全。以往,波罗的海各国缺乏合作、三国承诺的水平不同,阻碍了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工作,不过,这些障碍可能即将消失。2016年12月,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总理同意在2020年之前建立统一的波罗的海天然气市场。2017年初,波罗的海主要天然气运营商同意从2017年夏季开始实施“隐性能力分配”模式。该模式有助于促进三国之间的天然气交易(一旦波罗的海互连管道项目完成,芬兰也可以加入),这是迈向市场一体化的第一步。

这些项目中,仍有许多在建项目,意味着未来的道路仍然有些不明朗。然而,我们有理由乐观。迄今为止,俄罗斯只是很少地试图阻止波罗的海国家天然气部门的变化,主要是通过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事实上,波罗的海国家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一个很小的市场,所以它可以接受失去这里的业务。然而,由于芬兰的市场规模更大,每年对天然气的需求量大于波罗的海三国的总和,所以如果欧盟按计划将芬兰拉入波罗的海天然气网络,可能会引发俄罗斯更大的抵制。事实上,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已经设法确保欧盟支持的任何区域性液化天然气终端都要位于芬兰附近,这样该公司的影响力更大。

从历史上看,俄罗斯只对一个波罗的海国家停止供应天然气。1993年,它停止对爱沙尼亚供气,据称是为了对爱沙尼亚拖欠债务进行惩罚,但实际上,俄罗斯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爱沙尼亚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非公民(当时主要是俄罗斯人)申请永久居留权,不然就必须在两年内离开。然而,波罗的海各国面临的风险比断气更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向波罗的海国家提供的天然气远多于欧洲其他国家。而仅仅依靠一个供应商的产品或服务总是有风险的。俄罗斯的政治或经济不稳定也可能危及波罗的海天然气供应。通过与欧洲建立更好的联系,增加天然气的来源,就可以实现能源供给多样化,确保波罗的海国家不需要被迫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

阅读期刊内容,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5OTYwODk2Nw==&mid=2247483856&idx=1&sn=220ed19ef781de986e16a0cb1c226ee0&chksm=ec92bf38dbe5362e034dc19269880cd1ce4657b081d2bc2467ef1f12d276c88683777e0659bd&scene=21#wechat_redir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