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1月24日

第98期中欧陆家嘴金融家沙龙聚焦国际开发金融体系的演变、挑战和展望

分享到:

沙龙现场.png

沙龙现场

 

作为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的一部分,我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毫无疑问,金融尤其是开发性金融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开发性金融主要用于开发和发展,中国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近40年以来,离不开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的支持与帮助。在我国,继“亚投行”之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成立并已务实、高效运行一年,在今年9月的金砖国家合作峰会上交出了一份出色答卷。放眼全局谋一域,国际开发金融体系如何演变,面临哪些挑战、具有怎样的前景?同时,对中国改革、开放和“走出去”战略又有怎样的贡献与作用?这些问题都值得深入探讨和思考。为此,10月26日下午,第98期中欧陆家嘴金融家沙龙特邀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祝宪专题主讲“国际开发金融体系的演变、挑战和展望”,并专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作专家评论演讲。本期沙龙由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主办,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绿色金融发展中心联合主办,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上海市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刘功润博士主持沙龙活动。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祝宪作主题演讲.png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祝宪作主题演讲

 

祝宪:国际开发金融体系的演变、挑战和展望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祝宪在加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前,曾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总部担任高级职位,在主题演讲中,他以亲历者、观察与思考者的视角系统而全面地讲述了国际开发金融体系的演变历程,对开发金融有别于商业金融与政策性金融的特点作了阐释,分析了当下国际开发金融面临的挑战并结合“一带一路”的新时代背景谈了思考和展望。

 

祝宪指出,经过二战后70多年的演变,现有国际开发金融体系主要通过提供优惠和长期资金以及知识服务,作为对接市场行为和政策目标的平台,帮助发展中国家弥补资金、能力、治理等方面的短板,促进其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以世界银行为代表的多边开发银行是现行国际开发金融体系的主要代表和参与者。除减贫仍为国际开发金融的主要目标外,包括应对气候变化、促进性别平等、联保护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等在内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都是国际开发金融主要议程。

 

祝宪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投融资体制改革推进的历程作了脉络梳理,“我国经历了从成立国家农业、林业、能源、交通、原材料、机电轻纺六大专业投资公司到成立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探索,实现了国有四大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型,完成了理念上从政策性金融向开发性金融的转变”。祝宪指出,我国的开发性金融介乎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之间,它以服务国家战略为宗旨,以中长期融资为手段,依托国家信用,通过市场发行金融债券筹集大额资金,以市场化方式支持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在海外,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发放的国际发展融资额现高居全球前两位。2007至2014年间,这两家机构海外发放贷款总额几乎相当于排名第3到第8位机构的总和。

 

祝宪表示,目前,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经济的占比由1991年的16.0%上升至2015年的35.6%,增长超过一倍,为全球经济增长做出了越来越重要的贡献,世界经济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现行的国际开发金融体系已无法满足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话语权要求和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发展中经济体关注的核心是发展问题,发达国家政策关注的焦点则更多在宏观政策和治理领域,其主导的国际开发金融体系有时偏离于发展中经济体的实际需求。国际开发金融机构的许多政策建议也通常都以西方经济理论和实践为模板,经常不能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具体国情和限制条件。

 

为改革现有国际经济治理体系,补齐现有多边金融机构短板,弥补全球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等领域融资缺口,新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先后应运而生。祝宪认为,在全球经济复苏仍不强劲,单边主义有所抬头的背景下,国际开发金融体系是支持多边主义的重要力量。亚投行、新开发银行等新机构应在继承和发扬国际开发金融领域好的经验和做法的同时,通过发展理念和业务模式的创新,树立国际开发金融新标杆,勇于新实践,为客户提供新选择,也会促进传统开发金融机构加大自身改革力度。

 

对于“一带一路”的认识和把握,祝宪强调,“不要仅仅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上看到一种机会,同样也应看到风险,要加强有效的风险管控”。他指出,有些在中国很成功的经验,未必见得能够完全移植到其他国家。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在低收入国家,有的国家体制政策不够稳定,有的法律体系不完备,有的国家国际评级信誉较低,这些问题是我们迫在眉睫需要重视、解决的问题。祝宪认为,国际开发金融体系包括亚投行和金砖新开发银行,可以为“一带一路”建设起到一定的风险防范作用。比如,可以分散风险,有些国际开发金融机构已经在当地国家有很长时间的业务积累,比我们自己要了解实际情况,所以可以在前端有效“过滤”一定的风险。国际开发金融体系包括新开发银行也需要不断开发新的产品、新的工具,其中,不仅仅是对“一带一路”基础建设提供资金,而且也应该要提供一些能够减少风险的工具。比如担保等金融工具,能够减少“一带一路”建设中间的融资风险,这也是实实在在的贡献。祝宪最后表示,“一带一路”建设能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是其获得持久性支持的关键,“这是我们各界都应该认真考虑的,也相信国际开发金融体系能在其中起到积极作用”。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作专家评论.png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作专家评论

 

芮萌:成立新开发银行的必要性、意义与挑战

 

“以金砖新开发银行、亚投行为代表的新的世界金融治理架构的出现,是应运而生的产物。”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在专家评论演讲中,着重对新开发银行成立的必要性、意义与挑战等发表了见解,他指出,全球发展中国家每年对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需求约为2万亿美元左右,其中一半资金得不到满足,现有的多边开发金融机构的贷款规模远远不能满足这些国家的需求,而“现有国际机构都是源起发达国家,其危机救助的核心关注点也主要集中发达国家,新兴市场缺少有效渠道,希望将不断增长影响力转化为格局影响力”。因此,规避现有体制的约束,需要重新引导并建立以新兴市场为核心的新秩序。

 

芮萌认为,成立新开发银行,本质上就是在旧制度之外的新革命,这种无需“破”就能“立”的尝试将有望根本性动摇现有的影响力失衡结构。成立新开发银行,是新兴市场整体为缓冲风险压力而进行的一种制度创新:通过应急机制的建立,发挥及时、有力的直接救助作用,避免风险爆发失控;通过监管合作的推进,发挥长期、高效的风险隔离作用,避免风险传染过度; 避免风险积聚过深。

 

芮萌评论指出,新开发银行主要资助金砖国家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对金砖国家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巴西、南非、俄罗斯、印度的基础设施缺口很大,在国家财政力所不逮时,需要共同的资金合作。对中国而言,从短期来看,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到底如何在国际舞台上展现一个新兴大国的形象,关系到中国自身发展,也关系到国际社会共同的利益,因此“中国推动设立新开发银行,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是彰显中国大国责任的好机会”。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设立新开发银行,可推动其他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分享中国经验的好机会,与中国“走出去”战略相符合,“中国输出的既是经验和技术,也是一种标准”。芮萌教授表示,新开发银行拓展了中国和金砖国家在合作方面新的空间,作为金融合作方面的一个具体体现,新开发银行建立之后,会不断拓展金砖国家合作新的空间;同时,它也代表着金砖国家在金融合作方面新的进程。

 

芮萌总结了新开发银行的“新”特点:在成员方面,新开发银行新增加新的成员,争取更多的新兴市场国家支持和参与新开发银行建设;在治理方面,新开发银行将适应新形势,不断提高治理效率;从申请贷款流程方面来看,新开发银行将进一步提高项目评估和审批效率,缩短从项目申请到批准需要的时间至6个月以下,高效运行正在成为新开发银行的优势之一;在融资方面,新开发银行以创新的理念推动项目融资;促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是新开发银行的两个优先推进的业务领域。

 

在芮萌看来,如何获得国际信用机构的高评级是新开发银行面临的最大挑战。与此同时,“如何进行贷款项目的后期监督与风险控制”,以及“如何与现有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进行竞争和合作”也是新开发银行面临的挑战。这些挑战与问题都有待新开发银行在新的创新实践中去突破、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