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1月24日

第94期中欧陆家嘴金融家沙龙聚焦债券通启动与人民币国际化

分享到:

沙龙活动现场.png

沙龙活动现场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签发《中国人民银行令<2017>第1号》,发布实施《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管理暂行办法》,使得“债券通”这又一内地、香港间新的金融措施成为各界的热点关切。“债券通”与此前的沪港通、深港通有什么不同?“债券通”的推行将遵循怎样的思路?从长远来看,“债券通”的启动对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又会产生怎样的新动能?

为了更好地回应金融市场的前沿热议,提供权威的专家解读视角,6月24日下午,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与中欧教育发展基金会联合策划举办了以“债券通启动与人民币国际化新动力”为主题的第94期中欧陆家嘴金融家沙龙活动。

巴曙松教授作主旨演讲.png

巴曙松教授作主旨演讲

 

沙龙以闭门研讨的形式特邀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巴曙松作为主讲嘉宾,并邀请了上海交通大学普惠金融创新中心主任费方域教授、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权衡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博士以及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博士等作专家评论。

盛松成教授作致辞演讲.png

盛松成教授作致辞演讲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兼职教授盛松成与中欧教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赵永清分别作致辞演讲,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上海市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刘功润博士主持沙龙活动。本期沙龙得到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课程部的大力支持,部分中欧EMBA在读学生与会。

赵永清秘书长致欢迎辞.png

赵永清秘书长致欢迎辞

 

盛松成教授在沙龙现场的致辞演讲时指出,过去10年,中国债市规模增长了9倍,中国债券市场已经是世界第三大债券市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流通债券共计59万亿人民币(约合8.5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但中国债券市场境外投资者的渗透率却很低。

据高盛估计,到今年一季度末,境外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内债券总额约为8300亿元人民币,占整个债市规模的1.4%。截至2016年9月底,中国政府债券的境外持有量仅为3.7%,远低于亚洲地区的其他国家。盛松成教授指出,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对境外投资者将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与此同时,随着经济和汇率企稳,我国又将迎来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开放的新的历史机遇。围绕主题,盛松成教授谈到三点理解,内容分享如下:

 

一、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和前景依然向好

 

人民币已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一。今年一季度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次披露了人民币外汇储备持有情况。在IMF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季度调查中被单独列出的币种往往被公认为储备货币。截至2016年末,各国持有的外汇储备中,人民币储备约合845.1亿美元。持有人民币资产的国家数量也有所上升,与持有瑞士法郎作为储备资产的国家数量相当。

此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正逐步向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发展。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都强调要增强汇率弹性、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要打破人民币单边预期,实现汇率双向波动,这将在较大程度上增加我国经济应对外部冲击的弹性,有利于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公布的三年度调查,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的交易量有所增加。截至2016年4月,人民币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占比提高至4%,较先前的2%提高了2个百分点。

 

二、我国外汇储备充足,为对外投资提供了保障

 

我国曾经是外资净流入的国家,而目前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已经超过同期吸引外资规模,逐步进入对外输出资本的新阶段,从贸易大国向对外投资大国转变。由于保持流动性的需要,持有外汇储备的收益不可能很高。超过需要的外汇储备还面临较大的汇率风险。因而,需要重新审视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的合理性,更科学地持有对外资产,更高效地配置国民财富。

 

三、债券通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动力

 

今年5月,人民银行和香港金融管理局共同宣布了债券通计划,也就是说,未来境外资金将可以在境外购买内地的债券,这有利于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债券通”将分阶段实施,当前为实施“北向通”,未来两地监管当局将结合各方面情况,适时扩展至“南向通”。

“北向通”是为人民币国际化注入新动力的双赢举措。首先,中国经济体量庞大,人民币债市的发展前景可观,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的增长潜力也会很大。其次,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为境外人民币提供了回流的渠道。人民币要发展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一个发展成熟并有外资高度参与的人民币债券市场必不可少。而未来有望开展的“南向通”将促进我国居民部门进行海外资产配置。中国的对外金融资产主要以外汇储备为主,外汇储备占我国对外资产的近一半(47.9%),而非政府部门的财富主要以国内资产为主。相比之下,日本居民部门则持有80%以上的对外净资产。因而我国居民部门有较大的海外资产配置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