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09月12日

第110期中欧陆家嘴金融家沙龙:三位大咖共话新发展阶段的金融政策、自贸区建设与金融市场

分享到:


沙龙现场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对新发展阶段中国金融政策、自贸区建设与金融市场的正确认识和把握,是更好推进我国各大发展战略的重要前提。为此,9月10日,第110期中欧陆家嘴金融家沙龙特举办《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8》读书会,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研究员张湧、安信证券研究中心副总经理赵湘怀作专题解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刘功润主持本场沙龙活动,逾百位政界、金融界、企业界嘉宾与会交流。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国际股权投资基金协会理事何海峰发表主旨演讲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国际股权投资基金协会理事何海峰介绍了《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8》,该报告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联合撰写,旨在全面、及时准确地反映中国金融政策领域年度重大主题和政策动态。报告认为,经济结构本身不合理、金融系统功能定位偏离、新技术对经济和金融的冲击是系统性风险的主要来源;而金融乱象等微观具体风险的演化发展,与金融监管体制有一定关系。为了更好防控金融风险,需要从体制改革、制度设计和政策实践上继续努力。

就中美贸易战问题,何海峰认为“世界,包括中国,还没有为中国崛起做好准备”。克林顿时期,中美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小布什时期,互相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奥巴马时期,成为了合作伙伴关系;特朗普时期则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趋势表明美对中国从接触、融合走向了遏制、竞争。“也许这件坏事会使我们改革开放的步子迈得更稳、更好,甚至于更快,使我们的失误纠正得更快,使我们的长处发扬得更好。”何海峰认同周小川“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可能不是很大,也不显著,且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到0.5%”的观点,但强调我们也应尽量避免中美之间的对抗。

中国经济金融运行方面,宏观经济从“稳中向好”转向“稳中有变”。主要有三方面风险:一是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二是微观层面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三是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需要标本兼治地做好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控工作。

何海峰指出,贸易战下中国金融政策主要在改革与调控。新阶段下的金融开放“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金融调控则需要大水漫灌。就国家来说,要坚持稳中求进,使中国从“重要的世界金融大国”走向金融强国。


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研究员、上海自贸区研究局原局长张湧发表主旨演讲

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研究员、上海自贸区研究局原局长张湧认为,当前国际经贸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退出TPP,并采取减税简政等措施,使得其经济增速逼近5%,同时预计其将有5万亿美元的回流投资,弱势群体失业率创历史新低,股市创有史以来最长牛市纪录。此外,美国向中国多方施压,不仅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又对中国的市场经济提出各种指责。张湧腔调,“重新认识特朗普,为时未晚”。

在自贸区建设方面,张湧认为在欧美日自贸区协定达成后,应高度关注美国与墨西哥、越南、马来西亚等中国产品替代国的自贸区协定磋商情况。自贸试验区的使命是对标世界一流的营商环境、对标高标准国际投资贸易规则,把重点放在吸引高水平全球产业资本上。推进制度创新、加快简政放权、优化营商环境、大力吸引外资、鼓励支持民资。关于人民币国际化则确应低调推进。


安信证券研究中心副总经理、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赵湘怀发表主旨演讲            

安信证券研究中心副总经理、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赵湘怀认为目前的主要情况有:信用风险是2018年资本市场最大的风险;表外收缩明显,社融萎缩经济下行;国家政策从去杠杆转为“六稳”——稳就业、稳预期、稳金融、稳投资、稳外贸、稳外资;政策重心由去杠杆转向疏通货币传导机制;金融市场加快对外开放。

具体而言,保险行业面临保费新单负增长,投资收益率下滑,利润保费背离的现实。券商方面,业绩大幅下滑,且扣非净利润呈龙头集中趋势;市场交易低迷,佣金率降幅趋缓;IPO通过率折半,项目资源集中。